"
聯系我們 | 重慶大學 | 加入收藏

城市老年人健康信息網絡獲取途徑狀況及其影響因素研究

————以西部地區三省市調查數據爲例

2019-03-08 15:35:57     作者:新闻学院     

李成波,高雪

(重慶大學 新闻学院,重庆 401331

載《人口與發展》2019年第1期,第111-118128頁。

摘要:本文基于2017年中國西部三個省市的812份老年人調查數據,利用列聯表交叉分析和回歸分析方法,旨在探討西部地區城市老年人健康信息網絡獲取途徑狀況及其影響因素。研究發現:9.7%的西部地區城市老年人選擇網絡途徑獲取健康信息,年齡低、文化水平高、經濟狀況好和會使用電腦的城市老年人更有可能通過網絡途徑獲取健康信息。深層次看,西部地區城市老年人在健康信息網絡獲取途徑上存在數字鴻溝和社會不平等問題。

關鍵詞:健康信息;網絡獲取途徑;影響因素;城市老年人;西部地區

中圖分類號:C913.6    文獻標識碼:A

 

The status of online access to health information and its influence factors

 among older urban adults in west China

LI Cheng-bo GAO Xue

(School of Journalism, Chongqing University, Chongqing 401331,China)

Abstract: This study aims to explore the status and influencing factors of the online access to health information for the urban elderly in urban areas of West China. A total of 812 urban older respondents from three provinces in west China were selected in a cross-sectional survey in 2017. Cross-analysis and regression analysis were conducted in this study. The results of the study found that 9.7 % of the older urban adults obtain health information through the internet. Binary logistic regression analysis showed that the urban elderly with lower age, higher education level, better economic status and ability of computer use are more likely to obtain health information by internet access. Furthermore, the status and influencing factors of the online access to health information demonstrated the digital divide and social inequality issue among older urban adults in west China.

Keywords: health information; online access; influence factors; older urban adults; west China

 

1. 引言

健康信息是指與公衆、病人及其家庭相關的健康、醫學信息和資訊Smith C et al.,2005),它能夠幫助個體理解自身或家人的健康狀況並且做出相應的決策Patrick  K,1995)20世紀80年代中期,在信息技術高速發展的背景下,發達國家公衆獲取健康信息渠道不斷增多,國外圖書情報學及健康傳播領域的學者開始關注網絡環境下的健康信息查尋行爲,即有目的地從選定的信息載體獲取健康信息的行爲Johnson J  D,1997),人們選定的信息載體即爲健康信息獲取的途徑,影響著人們獲取健康信息的內容與質量。

我國是老年人口大國,截至2017年底,我國60歲及以上老年人口已達2.41億,占總人口的17.3%。在中國健康老齡化國家戰略實施背景下,老年人是健康信息服務與利用的大規模潛在特殊群體,其健康信息獲取途徑的研究很重要。隨著互聯網日益成爲大衆日常生活中獲取信息的重要途徑,通過網絡獲取信息也逐漸被老年人所接受。據中國第41次《中國互聯網絡發展狀況統計報告》顯示,截至201712月,我國網民規模達7.72億,互聯網普及率爲55.8%,這其中60歲以上網民占比5.2中國互聯網絡信息中心,2018。相比于其他群體,老年人更多地受到疾病困擾,對健康問題和健康信息有著更高的關注度和更大的需求,但是,由于老年人普遍受教育水平不高,電腦和互聯網使用能力缺失,使得他們通過網絡途徑獲取健康信息遇到不少障礙。因此,關注和研究我國城市老年人健康信息網絡獲取途徑狀況及其影響因素,具有重要現實意義。

2. 文獻回顧

通過對國內外相關研究文獻的梳理發現,老年人健康信息網絡獲取途徑影響因素主要包括人口社會因素、健康狀況、健康意識與行爲以及電子媒介使用等四個方面。

2.1人口社會因素

人口社會因素主要包括年齡、性別、文化水平、经济状况、職業、居住安排等。年齡是预测老年人健康信息網絡获取的一个重要因素,Robertson-Lang等(2011)認爲,相比其他年齡較高的老年人,年齡在50-70歲之間的老年人更多地通過網絡搜索和尋求健康信息,這大概與老年人隨年齡增長而出現的閱讀能力下降Baker D W et al.,2000)和知識不足有關Stronge A J et al.,2006)。相比男性老年人,通過網絡查詢與獲取健康信息的女性老年人占比更高Eriksson-Backa K et al.,2012; Basit A et al.,2014),她們以此來滿足自身及家庭的健康保健需求Campbell R  J,2004; Xue L et al.,2012)。不過,Cotton等(2004)研究發現隨著越來越多的老年人通過網絡獲取健康信息,年齡不再是影響該群體通過網絡途徑獲取健康信息的因素。

已有研究證明了老年人文化水平與健康信息網絡獲取之間的正向相關關系。老年人受教育程度越高,其電子健康素養越高,他們更可能利用互聯網、社交媒體來查找和評估健康信息Tennant B et al.,2015),而文化水平較低的老年人則存在回避互聯網的傾向Eriksson-Backa K,2010)。已有研究也發現經濟狀況與健康信息網絡獲取之間顯著關聯。Mcmillan等(2008)研究發現,經濟條件較好的老年人用戶通過網絡搜索和使用健康信息的頻率更高。劉文潔等(2016)人通過對廣州市老年人新媒體健康信息使用的調查發現,經濟狀況與健康信息網絡獲取正相關,這是由于經濟條件差的老年人往往忙于生計,無暇顧及自身健康。

從事健康或者技術相關職業的老年人在日常生活中更多地使用網絡途徑獲取健康信息Lorence D P et al.,2006),職業因素使得他們對健康與技術更加熟悉和敏感,成爲最早的一批健康信息網絡搜尋者McMillan S J et al.,2008)Jung等(2011)在研究中发现,与配偶共同生活、并且具有较高自評健康狀況的老年人更可能使用網絡獲取健康信息。不過,也有研究显示獨居与老年人健康信息網絡获取之间没有关系Oh Y S et al.,2018)

2.2 健康狀況因素

健康狀況主要包括軀體健康、自評健康和患病狀況。健康狀況與健康信息的網絡查詢、獲取顯著相關Li J,2016; 朱姝蓓等,2015),除軀體健康外,心理健康也顯著影響老年人通過網絡查尋健康信息Flynn K E et al.,2006),焦慮、抑郁等心理健康變量負向影響老年人通過網絡獲取健康信息Choi N G et al.,2013)。相較于健康的老年人,患病的老年群體更需要從網絡獲取健康信息Campbell R J et al.,2005)。是否患有慢性病是健康信息網絡獲取的最大預測因子,有過較重病史的人往往更多地通過網絡獲取健康信息Li J,2016),健康問題使得他們更有可能通過網絡在線研究大多數健康話題Goldner M,2006)

2.3健康意識與行爲因素

健康意識與健康行爲變量影響老年人健康信息網絡獲取。相較于其他群體,老年人的健康意識更強,他們更加關注疾病信息、醫藥信息、營養信息等,這些較強的健康意識促進健康信息網絡查尋行爲Manafo E et al.,2012)。當健康意識較弱時,老年人通過網絡查找健康信息的動機幾乎爲零朱姝蓓等,2015

健康行爲包括健康促進行爲與健康風險行爲。StephensAllen2013)的研究證明,健康促進行爲正向推動老年人通過網絡獲取健康信息。關于健康風險行爲對老年人通過網絡途徑獲取健康信息的影響,主要有兩種基本觀點:其一,老年吸煙者在日常生活中傾向于通過網絡或社交媒體平台獲取健康信息Alghamdi M et al.,2015;Bhuyan S S et al.,2016);其二,老年人的健康風險行爲(吸煙和飲酒)與健康信息網絡獲取之間沒有關系Oh Y S et al.,2018)

2.4電子媒介使用因素

電子媒介使用主要包括對電子設備(手機、電腦等)的接觸與使用。不具備電腦使用能力是老年人互聯網使用的首要障礙Freese J et al.,2006),也是老年人接觸新媒體和通過網絡渠道獲取健康信息的阻礙因素劉文潔等,2016)。互聯網的使用經驗、使用意願以及感知易用性對老年人健康信息網絡查尋行爲産生正向積極的影響Chang S J et al.,2014)。經驗豐富的老年人更可能使用互聯網搜索健康信息,而缺乏使用經驗的老年人對電腦使用的焦慮程度較高,進而影響其網絡使用Wagner N et al.,2010)。網絡設備使用技能的提升與網絡知識的增長促進老年人健康信息的網絡搜索Xie B,2012)

關于老年人健康信息網絡獲取途徑狀況及其影響因素的研究,國外的研究成果比較豐富。但是在國內,相關研究起步較晚,文獻數量較少,少有的研究中主要以定性研究和文獻研究居多,定量研究較少。本文利用2017年中國西部三個省市的812份老年人問卷調查數據,旨在對西部地區城市老年人健康信息網絡獲取途徑狀況及其影響因素進行實證研究。

3.數據來源及變量

3.1數據來源及樣本

本次调查受到2016年国家社科基金项目“西部老年人口健康素养状况及促进机制研究”经费支持,调查时间安排在2017 年暑假进行。2017年81-91日,課題主持人組織和實施了《西部地區城市老年人口生活與健康素養狀況調查》,調查對象都是2017年西部地區城市60歲及以上的老年人。本次調查采取分層多階段抽樣設計,在中國西部地區12個省中,選取確定3個省,即:西北地區甯夏自治區,西南地區雲南省和重慶市。3省等距抽取樣本,3個省份分別調查203278331名城市老年人,共計抽樣調查812名城市老年人;省級以下采取PPS方案進行隨機抽樣,以確保調查結論對參加調查的各省、自治區和直轄市有代表性。按照PPS框架逐漸抽樣。第一級是市區縣級抽樣,按照老年人口規模,在甯夏自治區中隨機選取1個市區(銀川市富甯區),在雲南省中隨機選取1個縣市(文山市),在重慶市隨機抽取1個市區(重慶市永川區);第二級是街道抽樣,在選中的市區縣中,按照老年人規模,隨機確定參加調查的街道,在銀川市富甯區隨機抽取3個街道(富甯、中山北街、鳳凰北街),在文山市隨機抽取3個街道(臥龍、新平和開化),在重慶市永川區隨機抽取3個街道(勝利路、南大街、中山路);第三級是社區居委會級抽樣,在選中的街道中,按照老年人口規模,隨機確定參加調查的居委會,在甯夏銀川市富甯區富甯、中山北街和鳳凰北街3個街道隨機抽取5個社區居委會,其中富甯街道隨機抽取3個社區居委會(中寺、西關、自強),中山北街街道隨機抽取1個社區居委會(華苑),鳳凰北街街道隨機抽取1個社區居委會(唐徕);在雲南文山市臥龍、新平和開化3個街道隨機抽取16個社區居委會,其中臥龍街道隨機抽取5個社區居委會(文新、臥龍、北辰禦景、攀枝花、高登),新平街道隨機抽取5個社區居委會(新平、紅旗、盤龍、裏布嘎、牛頭寨),開化街道隨機抽取6個社區居委會(七花、永通、北橋、興隆、振華、西山);在重慶市永川區勝利路、南大街和中山路3個街道隨機抽取12個社區居委會,其中勝利路街道隨機抽取4個社區居委會(勝利路、張家坡、萱花路、玉屏路),南大街街道隨機抽取4個社區居委會(火車站、小橋子、泸州街、興南路),中山路街道隨機抽取4個社區居委會(臥龍凼、紅河路、棠城、彙龍路)。第四級是家庭戶級或老年人抽樣,在選中的社區居委會中,列出所有老年人家庭戶或老年人名單,按照完全隨機的原則,確定參加調查的老年人戶或被調查者,在進入樣本的3個省(自治區)3個市區,由入戶訪問員完成對被訪老年人的選擇,在選中的家庭戶中,用Kish表確定參加調查的被訪老年人。

3.2變量及其測量

因變量是“城市老年人健康信息網絡獲取途徑狀況”,根據調查問卷,操作化爲“是否基于網絡途徑獲取健康信息”。

所選取設置的自變量共計11個,即:人口社會特征,包括性別、年齡、文化水平、職業、居住安排和自評經濟狀況等6個變量,健康狀況,包括自評健康狀況和慢性病患病狀況等2個變量,健康風險行爲,涉及吸煙和飲酒行爲2個變量,是否會使用電腦。

表1 變量設置及其操作化

變量名稱

變量類型

變量操作化

健康信息網絡獲取途徑狀況

因變量

0=否,1=

性別

自變量

0=男,1=

年齡

自變量

1=60-64,2=65-69,3=70-74,4=75-79,5=80+

文化水平

自變量

1=不識字或識字少,2=小學,3=初中,4=中專/高中/職高,5=大專及以上

職業

自變量

1公務員 2醫務人員 3教師 4除醫務人員、教師外的其他专业技术人员 5、商業、服務業、制造、生産、運輸有關人員 6、其他

居住安排

自變量

1=獨居,2=非獨居

自評經濟狀況

自變量

1=很寬裕,2=比較寬裕,3=大致夠用,4=有些困難,5=很困難

自評健康狀況

自變量

1=很差,2=較差,3=一般,4=好,5=很好

慢性病患病狀況

自變量

0=否,1=

抽煙

自變量

0=否,1=

喝酒

自變量

0=否,1=

會使用電腦

自變量

0=否,1=

 

4.數據分析與結果

4.1描述統計分析及結果

如表2所示,城市老年人健康信息的獲取途徑多樣,其中,通過網絡途徑獲取健康信息的老年人占比9.7%,占比很低。其他獲取途徑占比從高至低依次爲:醫療專業人員途徑爲86.30%,電視途徑爲55.90%,家屬或親戚途徑爲54.70%,鄰居同事朋友途徑爲27.00%,報紙途徑爲19.00%,社區工作人員途徑爲17.50%,雜志圖書途徑爲7.80%,收音機與廣播途徑爲5.90%,市場推廣人員途徑爲3.80%。

表2 城市老年人健康信息獲取途徑狀況一覽表(n=812;%)

健康信息獲取途徑

人數

占比(%)

醫療專業人員

701

86.30

電視

454

55.90

家屬或親戚

444

54.70

鄰居同事朋友

219

27.00

報紙

154

19.00

社區工作人員

142

17.50

網絡

79

9.70

雜志圖書

63

7.80

收音機/廣播

48

5.90

市場推廣人員

31

3.80

 

如表3所示,通过人口社會特征与老年人健康信息網絡獲取途徑狀況之间的交叉分析发现,城市老年人健康信息網絡獲取途徑狀況在年齡、文化水平、職業和自評經濟狀況之间表现出显著的统计学差异,而在性別、居住安排之间的统计学差异不显著。

城市老年人通过網絡途径獲取健康信息的比例随着年齡的升高而下降,最低年齡组60-64歲組有20.45%的城市老年人通过網絡途径獲取健康信息,占比最大,而最高年齡组80歲及以上的老年人中,這個比例下降到3.16%,占比最小。

城市老年人通过網絡途径獲取健康信息的比例随受教育程度的升高而上升,文化水平越高,基于網絡途径獲取健康信息的城市老年人占比越高,拥有大專及以上文化水平的城市老年人通过網絡途径獲取健康信息的比例为37.50%,而不識字或識字少的以及小學文化的城市老年人中,分別僅有0.61%和3.64%的人通过網絡途径獲取健康信息。

城市老年人通过網絡途径獲取健康信息的比例在不同職業之间的差异显著,其中醫務人員(37.50%)中占比最高,其次是公務員(23.21%)以及教師(19.61%)占比分別位居第2位、第3位,并且占比明显高于其他職業的老年人。

随着自評經濟狀況的提高,城市老年人通过網絡途径獲取健康信息的比例升高。其中,经济非常困難的老年群体中,无人使用網絡途径獲取健康信息,而在经济很寬裕的老年人口中,使用網絡獲取健康信息的比例达到33.33%。

表3 人口社會特征与老年人健康信息網絡获取途径交叉分析(n=812;%)

人口社會

特征

變量緯度

使用網絡

獲取健康信息

不使用網絡

獲取健康信息

性別

男性

9.23

90.77

女性

10.16

89.84

年齡***

60-64歲組

20.45

79.55

65-69歲組

8.02

91.98

70-74歲組

4.84

95.16

75-79歲組

4.92

95.08

80歲及以上

3.16

96.84

文化水平***

不識字或識字少

0.61

99.39

小學

3.64

96.36

初中

11.86

88.14

中專/高中/職高

19.83

80.17

大專及以上

37.50

62.50

職業***

公務員

23.21

76.76

醫務人員

37.50

62.5

教師

19.61

80.39

除醫務人員、教師外的其他专业技术人员

7.37

92.63

商業、服務業、制造、生産、運輸有關人員

7.74

92.26

其他

6.94

93.06

居住安排

獨居

10.59

89.41

非獨居

9.63

90.37

自評經濟

狀況***

 

很寬裕

33.33

66.67

比較寬裕

13.94

86.06

一般

6.59

93.41

大致夠用

0.95

99.05

非常困難

0.00

100.00

注: *P<0.05, **P<0.01, ***P<0.001

健康狀況在本研究中主要考察的是老年人自評健康狀況与是否患有慢性病两个方面。如表4所示,通过健康狀況与老年人健康信息網絡獲取途徑狀況之间的交叉分析发现,随着自評健康狀況的变好,城市老年人通过網絡途径獲取健康信息的比例升高,自評健康狀況較差、一般、好和很好的老年人通过網絡途径獲取健康信息的比例不断升高,依次分别占比为4.26%6.43%13.41%13.83%,而自評健康狀況很差的城市老年人都没有通过網絡途径獲取健康信息。

未患慢性病的城市老年人中更可能使用網絡獲取健康信息,占比18.80%,而患有慢性病的老年人中,則只有7.95%的人会通过網絡途径獲取健康信息。

表4 健康狀況与老年人健康信息網絡獲取途徑狀況交叉分析(n=812;%)

健康狀況變量

變量緯度

使用網絡

獲取健康信息

不使用網絡

獲取健康信息

自評健康**

很差

0.00

100.00

較差

4.26

95.74

一般

6.43

93.57

13.41

86.59

很好

13.83

86.17

慢性病狀況***

無慢性病

18.80

81.20

患有慢性病

7.95

92.05

注: *P<0.05, **P<0.01, ***P<0.001

健康風險行爲在本研究中分爲吸煙與飲酒行爲。根據表5所示,城市老年人健康信息網絡獲取途徑狀況在健康風險行爲變量上的统计学差异不显著。具体来看,吸烟的老年人中有7.46%使用網絡獲取健康信息,而不吸烟的老年人中使用網絡獲取健康信息的比例为10.85%;针对饮酒行为变量而言,饮酒与不饮酒的老年人中使用網絡獲取健康信息的比例分别为10.76%和9.16%,不過,這些差異均未通過統計學檢驗。

表5 健康风险行为与老年人健康信息網絡獲取途徑狀況交叉分析(n=812;%)

健康風險行爲變量

變量緯度

使用網絡

獲取健康信息

不使用網絡

獲取健康信息

吸煙(風險行爲)

10.85

89.15

7.46

92.64

飲酒(風險行爲)

9.16

90.84

10.76

89.24

注:*P<0.05, **P<0.01, ***P<0.001

如表6所示,通过是否會使用電腦与老年人健康信息網絡獲取途徑狀況之间的交叉分析发现,城市老年人健康信息網絡獲取途徑狀況在是否會使用電腦上表现出显著的统计学差异,會使用電腦的城市老年人通过網絡途径獲取健康信息的比例(39.82%)远远高于不會使用電腦的老年人占比(4.86%)。

表6 是否會使用電腦与老年人健康信息網絡獲取途徑狀況交叉分析(n=812;%)

電腦使用變量

變量緯度

使用網絡

獲取健康信息

不使用網絡

獲取健康信息

會使用電腦***

4.86

95.14

39.82

60.18

注:*P<0.05, **P<0.01, ***P<0.001

总之,通过交叉分析和卡方检验显示,在本文所设置的变量中,与西部地区城市老年人健康信息網絡獲取途徑狀況显著相关的变量一共有7個,其中,在P<0.001水平上显著相关的变量包括年齡、文化水平、職業、经济状况、慢性病患病狀況和是否會使用電腦等6個,在P<0.01水平上显著相关的变量为自評健康狀況。

4.2回歸分析及結果

从描述统计分析的结果看,年齡、文化水平、職業、经济状况、慢性病狀況、自評健康狀況和是否會使用電腦等7个变量造成了西部地区城市老年人是否基于網絡途径獲取健康信息的差异。但是,描述性统计分析只能度量两个变量之间的关联方向和关联程度,要研究城市老年人健康信息網絡獲取途徑狀況有哪些影响因素,以及影响作用的大小和方向如何,需要使用回归分析。由于因變量“健康信息網絡獲取途徑狀況”为两分类变量,这里使用二元logistic回歸模型來進行分析,回歸結果詳見表7

通過二元logistic回歸分析發現,該模型的擬合度爲16.10%Cox & Snell R Square=16.10%),擬合度較好。在選定的11个自變量中,年齡、文化水平、自評經濟狀況、是否會使用電腦这4个变量显著影响城市老年人通过網絡途径獲取健康信息。其中,年齡(B=-0.382P<0.01)、自評經濟紧张状况(B=-0.650P<0.01)负向影响老年人通过網絡途径獲取健康信息,这说明城市老年人的年齡越高,自評經濟狀況越紧张,通过網絡途径獲取健康信息的可能性越小;而文化水平(B=0.445P<0.05)、是否會使用電腦(B=1.500P<0.001)的影响作用正向,这说明城市老年人的受教育程度越高,越是會使用電腦,通过網絡途径獲取健康信息的可能性越大。

7 回歸分析結果

自變量

B

S.E.

Sig.

Exp(B)

性別

-0.029

0.400

0.943

0.972

年齡**

-0.382

0.133

0.004

0.683

文化水平*

0.445

0.162

0.006

1.560

職業

0.033

0.121

0.784

1.034

居住安排

-0.632

0.447

0.157

0.531

經濟狀況**

-0.65

0.211

0.002

0.522

健康狀況

-0.128

0.182

0.482

0.880

慢性病狀況

-0.658

0.355

0.063

0.518

抽煙

-0.613

0.440

0.164

0.542

喝酒

0.522

0.398

0.190

1.686

是否會使用電腦***

1.500

0.315

0.000

4.482

常數項

0.501

1.860

0.788

1.651

-2LL                             370.846

Cox &   Snell R Square           0.161

注: *P<0.05, **P<0.01, ***P<0.001

 

5.結論與討論

本文通過對我國西部甯夏銀川、重慶永川和雲南文山三省市812位城市老年人的调查分析和研究发现,在西部地区,通过網絡途径獲取健康信息的城市老年人占比不高,日常生活中通过網絡途径獲取健康信息的城市老年人大致具有这样一些共同特征:年齡低、文化水平高、经济状况好、會使用電腦。进一步说,促进西部地区城市老年人通过網絡途径獲取健康信息的增能因素是受教育水平和电脑使用能力,而抑制西部地区城市老年人通过網絡途径獲取健康信息的阻碍因素是年齡和经济状况。

关于城市老年人健康信息網絡獲取途徑狀況的年齡差异这一前期发现Robertson-Lang L et al.,2011;Baker D W et al.,2000)在本研究中得到证实,本研究结果证实了低年齡对城市老年人通过網絡途径獲取健康信息的促进作用。一般而言,年齡越高的城市老年人,客观的视力、自理能力和学习能力往往比較差,这会阻碍他们使用电脑、接触網絡,自然影响到他们将網絡作为獲取健康信息的途径。

受教育水平是城市老年人通过網絡渠道獲取健康信息的促进因素,这一结论与前期研究观点具有一致性Tennant B et al.,2015;Eriksson-Backa K,2010)。受教育水平高的老年人,学习能力往往强,社会地位高,退休前的職業好,健康意识和素养高,这让他们有更强的意识与能力,更多的机会与可能,更多的资源与时间,以及更少的障碍和顾虑去接触电脑、使用互联网,从而通过網絡途径獲取健康信息,所以随受教育水平的提高,城市老年人更多地通过網絡途径查询和獲取健康信息。

良好的自評經濟狀況对西部地区城市老年人选择網絡渠道獲取健康信息有积极推动作用,这也验证了既有研究发现McMillan S J et al.,2008;劉文潔等,2016。家庭收入是影响老年人是否拥有和使用电脑、互联网的因素之一。高等收入水平的城市老年人,更可能具备拥有电脑、互联网的经济基础与购买能力,更可能拥有宽裕的时间来学习和使用电脑、互联网,从而进一步积极推动他们通过網絡途径进行健康信息的获取与利用。

此外,具备电脑使用能力是影响城市老年人通过網絡途径獲取健康信息的重要因素,城市老年人只有突破使用现代技术的阻碍,具备电脑和網絡使用能力,才能基于網絡途径进行健康信息的查询、获取与使用。从老年人健康信息各项获取途径的比例来看,西部地区城市老年人獲取健康信息的途径主要是建立在醫療專業人員、家屬或親戚和鄰居同事朋友等基础上的人际传播,以及传统的電視,而通过網絡途径獲取健康信息的老年人占比不到10%,究其原因,大概也是因爲城市老年人對電腦、互聯網等新技術采納和使用的障礙。

“數字鴻溝是指不同社會經濟水平的個人、家庭在獲得各種信息和通信技術的機會上面,以及在各種活動中使用互聯網方面存在顯著差距Richard J,2001)。基于这个视角和本文的统计研究结果,可以发现,西部地区城市老年人健康信息網絡獲取途徑狀況是分层的,受教育程度低、经济状况較差的城市老年人使用互联网渠道獲取健康信息的几率低,同时,电脑使用障碍也限制了城市老年人基于網絡获取相应健康信息的机会,这些拉大了不同社会经济地位的城市老年人之间的数字鸿沟,加剧了他们之间的社会不平等。当然,这也与当前普惠制的中国健康老龄化国家战略与行动相违背,未来需要在如下三个方面着手改进,以缩小城市老年人通过網絡途径獲取健康信息的数字鸿沟,促进老年人通过網絡途径獲取健康信息的社会平等。第一,扩大老年大学办学规模,加强城市老年人再教育和终身学习教育,提高城市老年人受教育水平。通过社区教育、远程教育等多形式办学,加大老年教育资源供给。第二,提升城市老年人社会保障水平和收入水平,提高城市老年人对电脑、網絡等产品的购买能力,从而提升城市老年人对电脑、網絡等电子产品的拥有率和使用率。第三,降低老年人使用电脑和網絡的门槛,减少網絡搜索障碍,促进老年人的电脑使用、互联网使用,不断提升老年人基于網絡途径獲取健康信息的能力。

 

參考文獻:

Smith C, Logsden K, Clark M. Consumer health information services at Iowa City public library [J]. Library Trends, 2005, 53(3):496-511

Patrick K. Defining issues for college health [J]. Journal of American College Health, 1995, 43(6): 265-266.

Johnson J D. Cancer-related information seeking.[M]. Hampton Press, 1997.

中國互聯網絡信息中心.41次中国互联網絡发展状况统计报告[R].[EB/OL].[2018-4-15].http://www.cnnic.net.cn/hlwfzyj/hlwxzbg/hlwtjbg/201803/P020180305409870339136.pdf.

Robertson-Lang L, Major S, Hemming H. An exploration of search patterns and credibility issues among older adults seeking online health information.[J]. Canadian Journal on Aging/La Revue canadienne du vieillissement, 2011, 30(4): 631-645.

Baker D W, Gazmararian J A, Sudano J, et al. The association between age and health literacy among elderly persons.[J]. The Journals of Gerontology Series B: Psychological Sciences and Social Sciences, 2000, 55(6): S368-S374.

Stronge A J, Rogers W A, Fisk A D. Web-based information search and retrieval: Effects of strategy use and age on search success.[J]. Human Factors, 2006, 48(3): 434-446.

Eriksson-Backa K, Ek S, Niemel&auml; R, et al. Health information literacy in everyday life: a study of Finns aged 65–79 years.[J]. Health Informatics Journal, 2012, 18(2): 83-94.

Basit A, Siddiqui N, Hameed A, et al. Factors affecting outcome of patients with multiple myeloma.[J]. Journal of Ayub Medical College Abbottabad, 2014, 26(3): 376-379.

Campbell R J. Older women and the Internet.[J]. Journal of Women & Aging, 2004, 16(1-2): 161-174.

Xue L, Yen C C, Chang L, et al. An exploratory study of ageing women's perception on access to health informatics via a mobile phone-based intervention.[J].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Medical Informatics, 2012, 81(9): 637-648.

Cotten S R, Gupta S S. Characteristics of online and offline health information seekers and factors that discriminate between them.[J]. Social Science & Medicine, 2004, 59(9): 1795-1806.

Tennant B, Stellefson M, Dodd V, et al. e-Health literacy and Web 2.0 health information seeking behaviors among baby boomer s and older adults.[J]. Journal of Medical Internet Research, 2015, 17(3):e70

Eriksson-Backa K. Elderly people, health information, and libraries: A small-scale study on seniors in a language minority. [J]. Libri, 2010, 60(2): 181-194.

McMillan S J, Macias W. Strengthening the safety net for online seniors: factors influencing differences in health information seeking among older internet users [J]. Journal of Health Communication, 2008, 13(8): 778-792.

劉文潔,田冬霞,譚劍.廣州市中老年人對新媒體健康信息使用研究[J].中國衛生事業管理,2016,33(09):710-713.

Lorence D P, Park H, Fox S. Assessing health consumerism on the Web: a demographic profile of information-seeking behaviors [J]. Journal of Medical Systems, 2006, 30(4): 251-258.

Jung W S, Kang H G, Suk M H, et al. The use of the internet health information for the elderly.[J]. Journal of Korean Public Health Nursing, 2011, 25(1): 48-60.

Oh Y S, Choi E Y, Kim Y S. Predictors of smart-phone uses for health information seeking in the Korean Elderly [J]. Social Work in Public Health, 2018, 33(1): 43-54.

Li J, Theng Y L, Foo S. Predictors of online health information seeking behavior: Changes between 2002 and 2012[J]. Health Informatics Journal, 2016, 22(4): 804-814.

朱姝蓓,鄧小昭.老年人網絡健康信息查寻行为影响因素研究[J].圖書情報工作,2015,59(05):60-67+93.

Flynn K E, Smith M A, Freese J. When do older adults turn to the internet for health information? Findings from the Wisconsin Longitudinal Study.[J]. Journal of General Internal Medicine, 2006, 21(12): 1295-1301.

Choi N G, DiNitto D M. The digital divide among low-income homebound older adults: Internet use patterns, e-Health literacy, and attitudes toward computer/Internet use.[J]. Journal of Medical Internet Research, 2013, 15(5):e93

Campbell R J, Nolfi D A. Teaching elderly adults to use the Internet to access health care information: before-after study [J]. Journal of Medical Internet Research, 2005, 7(2):e19

Goldner M. How health status impacts the types of information consumers seek online [J]. Information, Community & Society, 2006, 9(6): 693-713.

Manafo E, Wong S. Exploring older adults' health information seeking behaviors [J]. Journal of nutrition education and behavior, 2012, 44(1): 85-89.

Stephens J, Allen J. Mobile phone interventions to increase physical activity and reduce weight: a systematic review [J]. The Journal of cardiovascular nursing, 2013, 28(4): 320-329.

Alghamdi M, Gashgari H, Househ M. A systematic review of mobile health technology use in developing countries.[J]. Studies in health technology and informatics, 2015, 213: 223-226.

Bhuyan S S, Lu N, Chandak A, et al. Use of mobile health applications for health-seeking behavior among US adults [J]. Journal of Medical Systems, 2016, 40(6): 153-153.

Freese J, Rivas S, Hargittai E. Cognitive ability and Internet use among older adults.[J]. Poetics, 2006, 34(4-5): 236-249.

Chang S J, Im E O.A path analysis of Internet health information seeking behaviors among older adults [J]. Geriatric Nursing, 2014, 35(2): 137-141.

Wagner N, Hassanein K, Head M. Computer use by older adults: A multi-disciplinary review [J]. Computers in Human Behavior, 2010, 26(5): 870-882.

Xie B. Improving older adults' e-health literacy through computer training using NIH online resources.[J]. Library & Information Science Research, 2012, 34(1): 63-71.

Richard Joseph. Understanding the digital divide.[J]. Prometheus, 2001, 19(4):333-336

 

備注:

联系人:李成波,重慶大學新闻学院

通讯地址:重庆市沙坪坝区大学城重慶大學新闻学院416室,聯系電話:13522171579;

聯系郵箱:lichengbo2009@126.com

 



基金項目:2016年度國家社科基金青年項目“西部老年人口健康素養狀況及促進機制研究”(16CRK014);2015年度中央高校基本科研業務費立項項目“老齡傳播視角下的西部老年人媒介使用追蹤研究106112015CDJSK07XK16)。

作者簡介:李成波(1981-),男,湖北黄冈人,重慶大學新闻学院副教授、硕士生导师,研究方向:老龄健康与健康传播、社会调查与统计分析。高雪(1993-),女,山东青岛人,重慶大學新闻学院硕士研究生,研究方向:老龄健康与健康传播